本站官方网站 | 本地网热线电话:99999999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9999999999
  • 本地头条客户端
  • 微信
  • 网站导航
  • 2019-11-09 21:24

    本文原标题:作家横舟作品与家产遭遇双重劫掠

    本网今日讯 作家横舟作品与家产遭遇双重劫掠  --------弱肉强食,已经刹不住车  记得在上小学的时候,文革开始,学生放假在家没事干。我作为胡同里的孩子头儿,一群孩子在家,整天的在胡同里折腾,用胡同里大人的话:这帮孩子都不在地上玩儿……真的是飞檐走壁,不是墙头上,就是房上。当时派出所的石所长,是管片家喻户晓的人物,我们虽小,也跟着大人叫他石所长。由于他那身白色警服,让人自然敬畏三分,何况是一群孩子。所以,胡同的这帮“反叛”只有石所长能管得了。  石所长从来没有批评过我们,更没有对我们发过脾气。他总是爱抚的摸我们的头,或者是看我们太淘气了,干脆,把我们抱回家。他总是叫家长给我们安排读书,练毛笔字,而且过一段时间就来查看一下。这对我们玩闹惯了的孩子来说,就像上了紧箍咒,烦死了。可是,没过多久,我们就轻松了,因为,石所长听说进监狱了。问大人为什么,大人说:小孩家别瞎问。后来长大了,再也没有见过这位是所长,据说他从监狱里平反出来,没多久就去世了。这是在我童年记忆中,最深刻的一个公安形象。  随着年龄的增长,读了一些书,尤其是《福尔摩斯探案》,神探的象形根深蒂固的植入心灵里。从小就对警察有一种敬畏感,一见到警察,就想起石所长,好像英雄就是那个样子。  工作以后,由于工作关系,给北京的警务系统搞了几年的宣传。所接触了都是崇拜对象,年纪大的,经验丰富,神机妙算,破案神探。年纪轻的,英勇无畏,嫉恶如仇,执法干练。在北京的四个城区及周边的区县公安局都有涉足。有的警员还给他们搞过专版。昌平区是老家,一帮同学在警局,虽然没有过多结交,但也是时刻神往,年节回家总要招呼一下。居住在朝阳区后,家里一些事情接触到了朝阳警方,和他们接触后,虽然是私事不顺,也是一如既往的对他们的执法严明产生敬畏之心。  家里人受到伤害后,报案,派出所长亲自过问,安排刑警调查。刑警队正副领导接案很负责任,出现问题后,二位领导亲自找我谈话,交代不能立案的症结要点,并出主意想办法。案子办不下去,又交代我危险所在,怎样避险。  虽然当时由于个别领导的私欲,权势不可动摇,本人的案子搁置了,我也没有过多的要求什么,谁让碰见恶霸了呢,只好听从警方安排,避一避。一躲避就是十几年。  十几年以后,谁想到,本人前面的案子没解决,突然原单位领导打来电话,说我家被砸抄了。案子不给立,家反而被砸抄,报案继续受到敲诈,还被投毒,追杀,还把我的肝肾给找好买主儿了。接着,就被列入监控对象,莫名其妙的成了敌对势力。于是,恐怖的事情就开始了-----我亲眼见到外省救护车杀手要活摘我的肝肾,我亲眼看到我的窗前发生三起恶性爆炸,十几声炸响;我亲眼看到我的邻居老妇人被无辜害死;我亲眼看到报警110电话被十几次空中阻断,我亲眼看到我的居室前后被投放生化物,我亲眼看到雇来的行凶者在我的室内和室外投毒。我的电话被监控,救护车追着我北京城街跑;我亲眼看到次声波杀人仪对我的一次次袭击和剿杀……  当时政法系统五六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你怎么把警方的头儿得罪了,他要杀你,把你的肝肾都给卖了……开始我还以为是开玩笑,后来一个当安全局长的发小儿打电话告诉我,有人要杀我,我才认了真。  请问我犯了什么罪?你要强摘强卖我的肝肾?你动用了全北京是公安局的警力,倾全国的警务资源,搞到了我什么违法犯罪、违纪越轨的证据?要这么迫害我?我是境外间谍?还是 ?要么是敌对势力?就算是十恶不赦之罪吧,也犯不上这么在法外折磨我呀,国家还有王法没有?  回想过去,无非是砸抄和劫掠了本人一批珍玩字画和家具,现在估算起来价值两三千万以上。我也说过,这些都不是消费物件,当时砸抄、劫掠并不值钱,现在升值了,给我送回来就行了。可是,警方却说:甭想。北京市政府就此案进行调查,警方对上面说:是在学雷锋,帮市民清理垃圾-----  另一方面就是本人这十几年所进行的文学创作,有了一些成绩,但是,好几部作品被劫掠、剽窃。当时的剽窃、抢劫者如今已经都成了人物,有的是公安部正局级干部,有的是部队少将,有的是红极一时的大导演,有的是著名编剧名震寰宇了。这些原罪的拥有者,面对眼前拥有的财富,回想起自身的发迹史,心里不安了,于是,就想尽一切办法,要置当年被劫掠的原创作者于死地。不惜勾结混进警方的败类,阴谋陷害本人,不惜设置政治圈套,设置间谍圈套,把本人打成敌对势力,企图在意识形态领域搞垮我,再消灭肉体。试图把本人被砸抄劫掠的财产化为他们的合法所有,财产抢劫者和作品抢劫者都安心的拥有别人的财产和知识产权,安心的过好日子,传宗接代……把原始作者活摘肝肾,至于死地,名声狼藉,就一了百了了……(据律师讲,此类案件全国众多,手法都一样,不少科学家和作家人财两空,被害)  家庭财产的劫掠,被说成是警方学雷锋,帮市民清理垃圾。再加上北京市公安局出具的,经调查,不属于盗窃案,不予受理的回复,就把砸抄、劫掠两三千万家产,变成了市民的无理取闹。  本人历经多年创作的文学作品,送报批单位后,被说成是胡编乱写,不给立项。我可是出版了近十来本长篇书籍的作家。他们反而营造出一个连大纲都没有的与本人作品相同项目,通过立项审查,在社会上拉钱行骗。这幕后是什么东西在作祟?而且还有警方部里行业主管人员的介入,是悲剧还是闹剧?钱和权力把国家搞得乌烟瘴气。  我们的法律,被搞成这个样子,我们的文化被搞成这个样子,我们的法律和文化就是这样嫁接的吗?就是这样运行的吗?底层强权打家劫舍,劫掠民财,巧取豪夺,发对弱势百姓砸抄家产之财。文化界的强者勾结当权者劫掠、剽窃弱势作家的心肝作品,在把作家打成敌对势力,打成间谍,打成XX分子---再强摘强卖肝肾器官灭口,以安坐拥巨额财产享受之心,这是法制吗,是在搞文化吗?  作为公民,我不能接受国家这样的司法体制,更不能接受这样的执法队伍来保护我们的家园。作为作家,我不能接受国家是这样的文化创作环境,我们辛辛苦苦的埋头耕耘,一群狼在一旁虎视眈眈关注着我们的耕耘与收获,花费心血的成果一出来,就被劫掠剽窃。所以,在此不得不说,作家也是共和国的公民,需要安全的创作环境和生存空间。  本人作品被劫掠剽窃,曾通过法律解决,之后,就出现被封杀的势头。有人公开讲,封杀的就是你。记得作家莫言在当时知道我的作品被侵权,起诉之后,想伸出手进行调节,大家和为贵。劝慰说:打什么官司呀,我的作品十几部都被剽窃过,还是把精力用在创作上吧。莫言的心胸可谓宽广,不愧为诺奖得主。但是,我们必须看到,莫言是顶着什么样的心理压力在创作,我们的国家要是所有作家都这样想,那文化领域会是什么样子。  文化窃贼和执法者捆绑在一起劫掠,共同获益,真是开创民族文化智慧之先河。面对这种极品的智慧之光,作为脑筋不灵光的作家,这官司,你怎么打?目前的中国,有多少作家被剽窃,有多少艺术家被玷污,有多少少男少女被糟蹋?如是这样,还搞什么文化?下面基层总是这么搞,国家的依法治国之策谁来完成?国家的文化兴国大业谁来实现?本人一介书生,不做官,不经商,只是个写书的狂徒,放言几句,也许是酒后之言。但是,政府的官员要是也这样认为的话,那可就………

    版权声明:紫妍新闻版权所有,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紫妍新闻 Copyright 2004-2016 http://www.ziyu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