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官方网站 | 本地网热线电话:99999999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9999999999
  • 本地头条客户端
  • 微信
  • 网站导航
  • 2019-11-09 13:31

    本文原标题:95后北漂女孩讲述赤峰基层“黑恶势力”往事:家人财产被掠夺后含冤去世

    本网今日讯 019年10月27日,一个明媚的下午,在北京丰台区的一家咖啡店内,范连荣的外孙女,如今已北漂两年多的95后女孩吕敬一,向几位朋友讲述了姥爷一家的不幸经历。吕敬一说,她每天都在努力奋斗,努力挣钱,为了出人头地,她两次报名参加《中国好声音》,还曾在国内多个艺术比赛中获奖。今年8月28日,由她参与制作的电影《一路爱情》在全国院线上映。然而,只身在北京打拼的吕敬一当下所作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家人能过得更好。“如果有机会,我想帮着妈妈一起实现姥爷的遗愿,让他受的冤事大白于天下,也希望在九泉之下的姥爷得以安息。”吕敬一说。    范连荣生前照片  结合相关法律文书、证明、询问笔录等证据,吕敬一开始了她的讲述:1998年夏天,赤峰市喀喇沁旗楼子店乡政府主抓教育的负责人牛占荣找到个体施工队负责人范连荣,并对范连荣介绍道:“过段时间,乡里打算要盖一所学校和村干部办公的两层综合大楼,你经验丰富,人品可靠,就由你来负责施工。工程款分三期拨付,施工初期由你先行垫付,第一期施工完毕后,工程款会准时打到你的账户上。”  然而,令范连荣万万没有想到的是,1998年11月初,在该工程第一期施工完毕后,乡里答应的工程款却迟迟不能到账,由于前期的拆迁、外运、施工等环节已经垫上了大量资金、人力和施工材料,迫于工人工资、材料欠款等压力,范连荣的工地就此停工,他焦急等待着乡里的那笔工程款。    玉皇庙小学教学楼沿用至今  在一期施工过程中,范连荣欠下了当地饭店老板张玉峰饭费3200多元,就在范连荣工程停工后的1999年4月,张玉峰突然将范连荣告上喀喇沁旗楼子店乡法庭,张玉峰此举让范连荣有点懵。当时,范连荣对家人说:“我欠他那点钱又不是不还,等乡里工程款一下来我就能还他,他为什么连招呼都不打就把我告上法庭,至于吗?”  噩梦就此进一步展开,1999年4月26日,经喀喇沁旗楼子店乡法院调解并增设利息,范连荣欠张玉峰的3200多元饭费欠款变为5660元。喀喇沁旗人民法院随后在1999年6月29日制作的执行传票上载明“1999年7月9日8时到庭执行。”并将传票从门缝中塞入范连荣家。当时,范连荣不在家,根本没有看到这张执行传票。  1999年7月2日下午,距离执行期限还有整整一周,喀喇沁旗楼子店乡人民法院执行人员赵卫国、李国庆、饭店老板张玉峰和一名司机驾驶着一辆蓝色大卡车,停在了范连荣施工教学工地的库房旁。据当时看管库房人员莫峰的询问笔录:当时,他们几个人向村民李井然要了一把大锤,把范连荣库房门砸开,并将库房内所有东西都装到了大卡车上。库房里的那些短钢筋,都被附近村民一抢而空。  同时,楼子店乡村民季金柱在一份询问笔录上讲述道:“1999年7月2日下午,我听说老范的库房(范连荣)被执行了,当我赶到楼子店乡玉皇庙村时,正好碰见法院拉东西的蓝色大卡车从我身边经过。我急忙赶到老范的库房里一看,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就剩下一些砖头。当时围观的村民说老范不在家,法院把他工地库房的东西全拉走了。在回家的路上,我看见那辆卡车正停在张玉峰家门口卸车,卸下来的东西有电机、水泵、盘圆钢筋、直条钢筋、木板、小推车等。”  卸下大部分物品之后,楼子店乡法院执行人员将仅剩下的一小部分物品拉回楼子店乡法院,之后,楼子店乡法院执行人员找来喀喇沁旗物价局的人将这一小部分物品进行定价,定价之后,法院工作人员强行让范连荣的妻子王桂兰和女儿范金花在定价单据上签字画押,范金花当场拒绝了签字,而王桂兰因为不识字和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也没有签名。之后,楼子店乡法院执行人员随便找到一个村民,该村民歪歪扭扭地签下了“王桂兰”三个字,就这样,一场看似合法的“抢劫”就此完美收工。  那一笔原本属于范连荣的一期工程款也被楼子店乡主抓教育的负责人牛占荣和饭店老板张玉峰劫走,不久后,牛占荣和张玉峰在村里分别盖起了二层小楼。    楼子店乡原主抓教育负责人牛占荣的二层小楼    饭店老板张玉峰家的二层小楼  2003年11月,范连荣将自己的冤情上告至喀喇沁旗人民法院,喀喇沁旗法院驳回了范连荣的上诉请求。2005年11月,范连荣又将楼子店乡法院执行人员和饭店老板张玉峰的所作所为上告至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然而在2005年11月25日,在一份由赤峰中院赔偿委员会作出的【(2005)赤中法委赔字第6号】《决定书》上显示,该院同样驳回了范连荣52万元的赔偿请求。  2010年8月27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内赔字第3号】《赔偿委员会决定书》,该《决定书》决定:撤销赤峰中院(2005)赤中法委赔字第6号决定。本案由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重新审理,依法作出裁定。之后,赤峰中院又将此事移交到喀喇沁旗法院,最后,此冤案就这样不了了之,悄然消逝在漫漫历史长河。  屋漏偏逢连夜雨,另一起村委会严重违法的事件再一次重创范家。2009年4月25日,根据法院判决,内蒙古平庄煤业(集团)有限公司、赤峰市元宝山区平庄镇第一煤矿、赤峰市元宝山区平庄向阳煤矿赔偿范连荣儿子范金国11.6万元的房屋维修金,打到了赤峰市元宝山区平庄镇向阳村委会的账户上,之后,本属于范金国的这笔维修金就此不知去向。而向阳村新修建的回迁房——怡景园小区,也没有范连荣女儿范金花的份儿。    向阳村新建的怡景园回迁房小区    向阳小康乡村村委会  还有,元宝山区向阳村修北环路,在1990年征占了范连荣家的一块菜地,征地补偿款至今没有拿到。事后,有村民告诉范金国,你父亲范连荣都被欺负成那样了都没办法,大家都知道,谁还会在乎你们家的这些事情,那些钱说白了不给你就不给你了,看你家还能怎么样?    阳小康村村北环路占地建筑  2012年6月25日,范连荣含冤离世,临终前,他将一份委托书交给了女儿范金花后说道:“一定要给我伸冤!”2018年9月,范连荣女儿范金花被医院确诊为乳腺癌;2019年1月9日,范连荣的妻子王桂兰去世。范连荣女儿范金花说:“目前,我不知道我的生命能维持几年,两年?三年?我不知道。但是,我一定要努力完成父亲的遗愿。”  夜幕降临,95后北漂女孩吕敬一拉着她从赤峰老家带回北京的行李箱和一把吉他,向不远处的一个地铁口走去。姥爷范连荣和舅舅范金国被“黑恶势力”逼迫掠夺的遭遇,给这个乐观阳光女孩的生活涂上了一层灰暗的底色……

    版权声明:紫妍新闻版权所有,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紫妍新闻 Copyright 2004-2016 http://www.ziyu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