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官方网站 | 本地网热线电话:99999999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9999999999
  • 本地头条客户端
  • 微信
  • 网站导航
  • 2019-09-05 09:41

    本文原标题:你是我不可触及的痛日记(四)

    本网今日讯 6月20日 星期三 晴  这个男人我不懂,他从没说过“我爱你”,他只说“我喜欢你”,在我一厢情愿爱了他这么多年的今天他仍只是这么说,我不知在他那里“我爱你”和“我喜欢你”是不是一样的,在女人的世界里爱情是生命的全部,而他却视爱情为粪土,我的一切努力全是枉然。这个男人我不懂,要名份,他不给;要做他情人,他不想;要一个像他的孩子,他不愿,他说他只想要这种相恋的感觉。可他有没想过花没百日红吗?我不知当青春流逝,我是否还能像小女孩一样如诗如梦?更不知当我红颜老去,他是否还能来我的窗前,轻诉他的爱恋?  真的,我真的不懂……心得不到安生,去到一家寺院听佛语,静坐,听着有规律的诵经声,心似乎有了安宁,也想让自己看破红尘,可舍不得的东西实太多,贪念太多,贪爱贪情贪名贪利,人之所以烦恼,都是放不下要追逐这些身外物,但深陷红尘,又有几人真正可以做到淡泊宁志?  我不知自己何时才能走出困城?不知何时才能摆脱情爱对空虚心灵的诱惑?如今,相思,成了我一个人的事,爱情也成了我一个人的事,蜷缩在夜的深处,执着地躲在梦里,追寻那场虚无的爱恋,不知为何?也许更多是想寻找一份温暖,一份慰藉,也许里面根本就没爱的成份,毕竟属于我的冷冬太长了……这些都认了,最怕的是相思一场,痴心一片,到头来会成为男人拿来炫耀的资本。  诵读着心经,心却不知神游何处,算了,还是许愿吧,在菩萨面前诚心跪拜,一愿他平安健康,二愿他无忧无愁,三愿他……怎么还是他呀,他就像藤蔓一样缠住我的灵魂,我已无药可救。  参惮,确能让人心安宁,偶尔避开尘世的纷扰,来佛门清静之地清心也不错,从不相信过命运,经过那么多风风雨雨,到今时今日却轮不到不去相信。转动经简求自身求命运,听着江湖术士说得头头是道,别的倒记不了,只记住了一句话,他说我是与佛有缘的人,一听这话,我倒退三步,虽向往佛门清修,但更爱红尘里的跌荡,叫我万念俱灰,心如止水,不爱不恨不贪不嗔,我倒愿做红尘男女,无论痛,怨,恨,爱都能是真真切切体会到,压抑情感,在医学的角度看,也很不健康,更何况步入佛门,那他呢,怎么办?  7月14日 星期日 小雨  打开百度搜上了最爱听的埙音乐,听着呜咽的乐声,就这样依着沙发病恹恹独坐了一个下午,咳嗽还是很严重,但不想再去看医生,怕医院那种消毒水的味道和一种死亡的气息,怕那必要的吃不完难吃的药和要人命的打针,更怕那些药带来昏沉入睡的不好感觉。心没着落般空着难受,突然间觉得人生了无生趣。  为君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多美的一句绝句,望着闪烁的光标,不知还能写什么?痴迷于忧伤的文字和故事,可真的不想再写下任何不开心的句子,可除了忧郁,我还有别的吗?好想好想哭,好想在你怀里大哭一场,可你在哪呀?电话又转入秘书台,我找不到你,我病了,你知道吗?   落日了,天边染了一丝的暖色,好像很温暖的样子,心仍很冷,真的希望不会又是生病里的发冷,总觉得病中的自己很脆弱,很无助,很要人宠爱,可你的怀抱在哪里,也许此时任何一个怀抱对我来说都是温暖的,我不明这些天你又怎么啦?我们明明很开心地过了一个星期,乐极生悲吗?  讨厌了上网,讨厌了网络,却又无意识地打开电脑,是种习惯吗?也许吧,对于一个习惯了上网的人来说,网络已是生活里的一个习惯,缺了就觉得生活少了一样东西,可是上了网络,却又发觉也不过是如此.也许一切得慢慢来,如同戒毒一样,毕竟十年的毒瘾了,想一下断了就能断了那是不可能的。  该死的头晕又来了,字都成两个了,嗯,还是不折腾这纸扎的身躯了,去睡好了。  7月29日 星期日 阳光灿烂  今天的阳光出奇的灿烂,都是夏天了,为何我还会感觉到冷,心更是冷的。  习惯于将心事搁起,习惯于独自一个人品花赏月,自知是个如火般的女人,只适宜远远观望,不可靠近.你说我不打开心扉,有谁来懂?可懂不等于爱.是的,懂不等于爱,可你是否也知道,懂得与爱恋仅一纸之隔,一握不住尺寸,便是爱恋。红颜与蓝颜知己一直为人所羡慕,但又有几对男女真的能格守红颜与蓝颜的界限,多一分太过,少一分不够,只有相互吸引才能成为红颜与蓝颜知己,而相互吸引到喜欢到无所不谈到牵挂再到不捅破的薄纸。事实上,陷于红颜与蓝颜知己的双方,不是不爱,而是彼此都不捅破爱这张纸而形成的僵局。   已是凌晨了,我还一直在彷徨,心找不到安宁的去路,此时此刻我只想逃离,远远离开这个地方,因为我再也逼不到自己假装一切都没事,再呆下去我真的会疯掉,不止一次站在阳台上想,如果从这里跳下去,我是否就能跳离了这个怪圈?跳离我自己给自己画的地牢?  从没试过如此的疲惫,就像被人掏空了所有,我再找不到存在的位置,再不到真实的感觉,我从没像现在这样的害怕自己的控制能力,也不知心到底是想要什么?我就感觉自己到了无边的海里,拼命在游,却总游不出希望。  怀念以前的自己,是那么洒脱,从没像现在这样过得如此的没尊严,靠别人的施舍过日,别人施舍的感情就像是水中花,看着美丽却找不到真实的感觉,以前是委屈地过生活,现在却是得不到尊重的过日子,如果泪掉光可以换到另一种重生,那今晚就让自己放肆。  8月15日 星期二 阴转晴  心灵回归一个人的世界,过起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日子。看风,风诗意,看雨,雨潇洒。将你的名字封印,让心不再揪痛。斟一杯往事,祭曾经。撑起梦中的呓语,抛弃一字一悲伤,一字一断肠的忧伤,走入云淡风轻不再有你的时光。焚伤煮酒,敬你,敬我。从此之后,你展翅高飞,我独舞霓裳,缘分如弦断,不再续。如有天,你能记起这风中的女子,请停步。如有天,我能在诗中找到你,我会远离。我们已注定为彼岸花,花叶不再相见。如哪天,忘川路上,我不会再留下我们的故事,而是让孟婆洗刷属于你我的记忆,祈求来世的我阳光明媚。竣,我不想再爱你了,因为爱你太累了。  10月4日 星期四 晴转雨  最近的天气好像疯了一样,一下子春天,一下子夏天,又一下子冬天,弄得我又感冒了,总发觉心情反复低落时特别容易生病,不喜欢生病,一生病所有的坏情绪全出来,人就显得特脆弱。  一位久不见面的老同事从远方来,为了尽地主之谊,只得带着重重的感冒去接他,似乎男人都喜欢夜场生活,吃过感冒药的我懒洋洋的靠在包厢里,看着他在和别人拼酒猜拳那么意气风发,不由感慨是不是我真的老了,反而不适应这样闹哄哄的场面,尽管他一再说不用我陪,但他这么难得出差到这边,能陪多久就多久吧,谁知我们下一次还会不会有相见的机会。  他是个直爽的人,总爱把母的叫宝贝,夜场的小妞让他哄得甜蜜蜜的,我抗议他叫我宝贝,他却坏笑说女孩子都应该像宝贝一样受宠,我说我不是女孩,他却意味深长地给了我那么一句,所有的女人心态都应觉得自己是女孩。我竟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语言,就随他胡闹去了。  他说宝贝我发觉这么久不见,你怎么安静了这么多,以前的疯劲哪去了?他说完这一句,继续玩狂拳,我却跌入了沉思里,也许每个年龄阶段的人都有它的特性吧,年轻可以张狂,但到我现在这种年纪就必须沉稳。与闹哄哄夜场相比,现在的我更爱和邻居女儿吹肥皂泡泡,看泡泡在阳光的照射下五彩缤纷,然后那位小公主会穿着可爱的小裙子追逐那些七彩的泡泡,会爱和那位小公主摘那些成熟的蒲公英,只轻轻一吹,便漫天飞舞,看着小公主眼里满满的惊讶眼神而心满意足,更爱坐在小区里的秋千上,荡得高高时,去摸天边的云彩。  送同事到酒店,都快一点,回家却睡得不踏实,让一场恶梦惊醒,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看看手机,才凌晨4点,不想再在床上折腾,只得披衣坐在窗口,拼命在脑海里找些关于你的温馨片断来打发漫漫长夜。

    版权声明:紫妍新闻版权所有,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紫妍新闻 Copyright 2004-2016 http://www.ziyu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